1. <form id='VrMr2i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VrMr2i'><sup id='VrMr2i'><div id='VrMr2i'><bdo id='VrMr2i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中篇故事

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全站搜索:

            囚徒座上宾

            故事中国 2018-02-27 围观:

            因为贪污,成了阶下囚的洪元生妻离子散。五年后,刑满释放的他茫然站在街头,一辆黑色宝马轿车缓缓驶到了面前……

            1。囚犯成上宾

            洪元生走出监狱的大门,茫然地四下看了看。他知道,不会有人来接他出狱的,因为他判刑后不久,妻子小芳就和他办了离婚手续。他那体弱的老母亲,也因为受不了这一连串的打击,含恨离开了人世。离婚后,儿子洪小望判给了洪元生,现在由洪元生的父亲抚养着。父亲在洪元生服刑期间来过一次,铁青着脸对洪元生说以后让他自生自灭,别再指望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 现在也不知道儿子洪小望和自己的父亲过得怎么样了,洪元生想到这里,不由长叹了一口气。正在这时,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在前面路口打了个弯,缓缓驶到了洪元生面前。接着,车门打开了,一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孩站到了洪元生面前,微笑着问道:“您就是洪书记吧?我叫迟丽,是翟总让我来接您回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洪元生张大了嘴巴看着迟丽:“翟总?哪个翟总啊?”

            迟丽笑道:“洪书记,等到您见到了他,就知道了。”说着,迟丽热情地伸过手来,要和洪元生握手。

            洪元生刚伸出手,猛地看到自己的手掌脏兮兮的,不由得迟疑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迟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她毫不介意地和洪元生握了握手,然后招呼着洪元生上了车。

            从监狱回到自己的家乡,有六个多小时的车程。洪元生本想自己走到长途汽车站,可仔细一想,现在自己落魄到这个地步,不管这个翟总打的是什么算盘,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。想到这里,洪元生上了车。

            迟丽熟练地把着方向盘,并不时地与坐在后排的洪元生聊几句。人精一样的迟丽绝口不提监狱里的生活,而是向洪元生介绍着家乡的变化。

            洪元生听着听着,思绪就飘回到了以前。那时,他曾是铁桥镇党委书记。铁桥镇是县里最大的一个镇,又是市区的南大门,工矿企业发达,有几个龙头企业在省里都能排得上名次。随着全国各地房地产热潮兴起,铁桥镇也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房地产老板。镇上虽然没有权力拍卖土地,可是向农民征地拆迁,建设安置小区这样的肥差还是可以操作的。洪元生正是因为征地收了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好处费,被人举报坐了五年牢。

            “现在铁桥那里应该有很多高楼大厦了吧?”洪元生问道。

            “是的,全镇的土地几乎被圈遍了,只有一个藕糖口还在。”迟丽答道。

            藕糖口?洪元生愣了愣。那个地方他知道,藕糖口占地三百亩,加上周边的荒滩,足有上千亩土地,可那里是铁桥镇居民们用来葬祖先的坟场,据说从清朝年间开始,镇上去世的人就都埋在那里。


            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            类似故事大全:铁桥 老师 集团 说道 书记

            记住www.zonevoip.com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资源网

            上一篇:乞丐公子
            下一篇:欲望都市的危情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