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VrMr2i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VrMr2i'><sup id='VrMr2i'><div id='VrMr2i'><bdo id='VrMr2i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薛家将

            集毕生精力,搜罗天下经典书库,立志建立网络四库全书!

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全站搜索:

            《第七回 冤案昭雪奸人正法 心灰意冷诈死埋名》

            来源:故事中国 2016-11-13 围观:

            薛家将:第七回 冤案昭雪奸人正法 心灰意冷诈死埋名

            徐军师升堂问案,张美人强言狡辩,军师一拍惊堂:“张美人,你睁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本大臣又是何人!几十年来,什么样的疑难案子本军师没有审过,什么样的奸臣贼子本大臣没有见过?何况是你!此案我已调查明白,内中详情了如指掌,本意让你自己招认,也免皮肉受苦,谁知你竟敢狡猾抵赖,胡弄本大臣,来呀,把她拉下去掌嘴四十!”“喳!”听差的如狼似虎,不由分说,把张美人拉到堂口,过来一帮健妇,把张美人抱定,有一女役拿过一块用数层牛皮缝成的板子,照定张美人的脸蛋儿,“啪!啪!啪!”地打起来,打得她眼前金星乱冒,嗷嗷直叫。二十板打过,满嘴牙都活动了,顺着嘴角直淌血。徐军师吩咐:“住手,把她拉回来。”张美人捂着脸,流着泪,浑身哆嗦。“张美人,我且问你,招是不招?”“军师,我什么也不知道,你叫我从何说起?”“嘿嘿,没想到你一个弱小女子,竟如此嘴Ying,本当动用大刑,本军师再给你留个机会,你回去好好想想,是招好还是不招好,拉下去。”军师退堂,张美人又被Ruan禁起来了。她回到房中倒头便哭,因为脸蛋儿太疼了。哭过一阵,她想,成亲王和张仁现在什么样?他们要招供了咋办?她又想;就是你们招供了我也不能招,我要一供这条命就完了,要是不招说不定还能过去,挨点打又算什么!她这么一想,心里又宽了,便忍疼睡去。

            张美人正在迷迷糊糊睡觉,突然觉得有人叫她:“王妃夫人,你醒醒啊!”她强睁双眼,见床前站个使女,桌上点着蜡烛,天已黑下来了。“疼死我了。”“王妃夫人,晚饭早都凉了,奴才已经给您热过几次了,您用饭吧。”“我心里难受,无法下咽哪。”“您应该往宽处想,要弄坏YuTi可不好啊,再说人不吃饭怎么行呢。”张美人满嘴牙都活动了,哪能吃啊!她抬头往桌上看了看,对酒发生了兴趣,心想,酒能浇愁,我喝完了躺下一睡,省得痛苦。她吩咐使女把酒壶拿过来,使女恭恭敬敬给她斟了一杯酒。张美人一闻,酒味儿挺香,一仰脖喝了下去,使女又送上一杯。就这样她一口菜没吃,喝了有六七杯酒,一摆手让使女退出,又躺下睡去了。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,就觉着有人推她。她睁眼一看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她觉着嗓子干渴,刚下地去找水喝,突然发现桌子上的蜡火头变了样了,由二寸来高突突突升起一尺多高,不是红光,而是蓝光。与此同时,听见窗外狂风阵阵,隐隐有哭泣之声。张美人吓得头发根发-,正要ShangChuang,蜡烛一晃灭了,屋里一片漆黑,更觉怕人。她摸索着刚到床边,嘭地蜡烛又亮了,这回火焰又变成了绿色。张美人回身四顾,觉得看见什么都害怕。她正惊魂不定,只听一声女子的哭声由远而近,倏忽间到了门口:“冤枉啊!”这一声喊,裂人肺腑。张美人浑身都起了ji皮疙瘩。随着一阵狂风,门被吹开,只见走进一个人来。但见此人披头散发,满脸是血,上穿日月龙凤袄,下束山河地理裙——来者正是翠云公主。张美人只觉心头一惊,瘫在了地上。这时候她已是神志不清,似乎听得耳旁有人说话:“张美人哪,我跟你无冤无仇,张口管你叫娘,闭口管你叫母亲,你为何陷害于我,我要你偿命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张美人到了现在,嘴唇都不好使唤了:“公主留情啊。不怪我呀,是这么回事。”她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。“公主啊,这事与我实在无关,你就饶了我吧。”“你光这么说不行,得把这些事写出来,我才能饶你。”“那好吧。”她提笔在手,刷刷点点写完了,按上了手印。又听一阵狂风,公主不知去向,把张美人也吓昏了。等她再度醒来,天光已经见亮,想想昨晚上的事,还觉着十分害怕。正在凝神苦想,有人进来喊话:“军师升堂,带你到大堂回话。”一听说升堂,她更害怕了,罹具锁带,来到大堂。

            徐懋功看了看张美人:“张美人,我给你一夜的工夫让你想想,你想得怎么样了?用什么手段陷害的薛礼,还不从实讲来!”“军师开恩,此事实在与我无关。”“哼哼,你为啥说了不算?昨天晚上已经招供,难道你今天要翻供不成?”一句话把张美人吓瘫了。“来人,念一念她的亲笔供词。”有个师爷拿出案卷,把供词一念,与她昨天晚上写的一样。“张美人,这是你的笔体吗?手印是你的吗?你为何又要翻供?”

            张美人一看供词傻眼了,心里埋怨自己,昨晚我怎么睡迷糊了,怎么干出这种蠢事!可现在白纸画黑道,这就叫一字入公门,九牛拉不出啊。

            昨晚是怎么闹的鬼呢?书中代言,根本就没有鬼神。这是徐军师故弄玄虚,人为的。外头刮风,是用大风匣制造的,有人摇的;那支蜡是三天来特殊制造的。古人都迷信,又有鬼又有神,宿命论非常严重,徐军师就抓住这个心理的要害,从这个缺口往里进攻,骗出张美人的口供。

            徐军师一笑:“张美人,你再要狡赖,恐怕你这条命就保不住了。你是成亲王的妃子,皇上不看在你的分上,还看在成亲王的分上,还能开Tuo你的死罪。如果你这阵把前后的真情都说了,认罪伏法,本军师跟皇上苦苦求情,你这条命还保得住。如果你这阵要翻供,再不承认,我就是不活活把你打死,皇上也不能饶你。你说还是不说?”

            到了现在,张美人再想不承认也不行了。她一想,徐军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这才往上叩头,原原本本,把陷害薛仁贵的经过全都说了。旁边四个师爷,用飞笔记录,记完了,给她一念,张美人说一字都不差。“画供。”二次画供。这次徐懋功算有了把握了,吩咐把张美人押下去。

            第二个,审问总管张仁。这小子长得跟耗子似的,两个圆眼睛滴溜溜直转,心怀鬼胎。这几天把他也折磨坏了,虽然没过堂,他心里有鬼呀,今儿个一叫他上堂,就尿到裤子里了。来到大堂上屈膝跪倒,军师看了看他:“你叫张仁?”“是,我叫张仁。”“张仁,这几天你想得怎么样了?你们怎么密谋的,怎么陷害的平西王,还不如实讲来!”“回军师,我是当奴才的,主人家的事情,我怎么能知道,我什么也不明白。”“-!你还敢狡辩,来人,念念张美人的供词,让他听听!”

            有一个师爷站起来,一念供词,里面涉及张仁不少事,张仁怎么给出的主意,怎么要的坏,都有。张仁一听,王妃夫人都供出来了,我何必找皮肉受苦呢,赶紧往上叩头:“军师,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,我说呀。”“讲!”张仁把事情讲了一遍,不过他往外推,他说成亲王要害薛仁贵,没有主意,逼着叫他给想个办法,他没有办法,吃着谁就得向着谁,因此给出了主意,把薛仁贵如何灌醉,如何背进翠云宫,这都是他的点子。他还供出了给冯世刚送礼的事,最后也画了供。

            第三个,审三法司正堂冯世刚。徐军师把桌子一拍:“冯世刚,你身为国家的最高法官,竟敢贪赃枉法,陷害大臣,还不从实招来!”冯世刚心里也不好受,为审理此案他搭上了老婆,军师复审,他知道事情必然败露,与其皮肉受苦,还不如痛快招认。他连连叩头:“军师,我说。我与平西王无冤无恨,皇上让我审理此案,我本想秉公而断,哪知道我接旨的当天晚上,成亲王就到了我府。”他把经过也讲了。“我一怕成亲王的权势,二为了那笔赃款,这才用酷刑拷问薛礼,逼他屈打成招。”“所供可是实情?”“并无半字虚假。”“礼单现在何处?”“在我书房保存。”冯世刚也画了供,徐军师派人取来了礼单,他这颗心才落到实处了。

            徐军师退堂之后,立即更换朝服,怀揣三个人的供词和礼单,顺轿上朝,正赶上李世民坐殿理事。徐军师见礼已毕,把审问的经过一讲,供词、礼单往上一递,坐在一旁。皇上一看可气坏了,心里说:皇叔啊皇叔,你可是罪魁祸首啊!你看看,就这一件事把多少人牵连到里头,我御妹死了,还搭上个老元帅尉迟恭,差一点杀了我的贤臣。唐天子追悔莫及,又摇头又顿足,恨不能一头碰死。徐军师再三解释,李世民这才把心情平定下来,马上传旨,把薛仁贵、周青等九个人赦免。薛仁贵等人来到八宝金殿,李世民欠身离坐,紧走几步到了薛白袍的面前,双手抓住薛仁贵的手:“爱卿,全怪朕一时糊涂,不辨真伪,爱卿你受委屈,孤对不起你呀。”皇上哭了,薛仁贵也哭了,委屈嘛。要没有徐军师,冤沉海底,没想到几天的工夫真象大白。周青几个铜打铁铸的汉子,也掉了眼泪。皇上传旨,这些人都官复原职。别看周青领兵带队杀回来了,又犯了什么斥君之罪,现在一概赦免。文武百官都乐了。

            皇上传旨,把李道宗、张美人、张仁、冯世刚都带上金殿。唐天子怒不可遏,用手点指:“你们都是人间的祸害,社稷的蟊贱,实在是可杀不可留。”当即传旨:冯世刚在午门外就地正法,张仁在云阳市口扒皮点天灯;张美人因是皇室妃子,不便公开,在宫内缢死。三个人被分别带走行刑。成亲王没等到宣判他,就跪爬几步把李世民的腿抱住了:“万岁开恩哪!千不该万不该,我不该听信张美人之言。都怪我老迈昏花,一时糊涂,做错了事。我和平西王无冤无仇,结果愈陷愈深,还搭上了我的女儿。万岁,看在老

            主的分上就饶了我这条老命吧。”皇上这下为难了。杀吧,自己就这么一个亲叔叔,骨肉情深哪!不杀吧,当着满朝文武又交待不下去。怎么办呢?他一想,受害的是薛仁贵,我跟别人商量都没用,我跟薛仁贵商量:“薛爱卿,朕就剩这么一个皇叔,他确实跟你无冤无仇,罪魁祸首就是那张美人,现在已经正法了。况且先皇在日,曾赐他三十六道免死金牌,你能不能看在孤的分上,饶了他这条老命?”薛仁贵一听就急了,心里说,看来皇上还是有远有近,这碗水没有平端,想我薛仁贵为国家立下这么大战功,明明我没有罪,你一定要杀,到你叔叔这儿,就袒护于他,薛仁贵低头不语。

            李世民看出来了:“薛爱卿,朕一定严惩于他,就把这命给他留下,快七十岁的人了,就叫他活,还能活上几天,留下他,他也感念卿家的好处,朕也不会忘恩。”“万岁,您看着办吧,臣无有怨言。”“好吧,多谢薛爱卿。”皇上马上作出决定:把成亲王李道宗的官职,一撸到底,贬家为民,闭门思过。成亲王能保住这条命是千恩万谢,哭着下殿去了。

            最后,薛仁贵提出来:我这次进京,遭了不白之冤,家里都惦念着,我要求请假,回家前去养伤。皇上马上答应了,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,卿家你养好了伤,无论如何赶快进京。薛仁贵点头,向徐军师、程咬金、文武百官辞行,回奔原籍去了。

            这场风波刚过去不久,突然警报传来。西凉六国联军进犯大唐,十万紧急的奏章,一份接着一份,报到京城,李世民大吃一惊。这日正跟文武百官商量对策,殿头官启奏:哈密国的特使名叫哈拉弥,要求见圣驾。李世民一想,来得正好,哈密国派特使有什么事啊?我非得问问不可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贞观天子升坐八宝金殿,文武百官朝贺已毕,站立两厢。李世民吩咐一声宣哈密国的特使。时间不大,就听见脚步的声音,殿下走进一个人来,这家伙身高有一丈挂零,头上顶着鱼皮盔,披挂鱼皮甲,外罩皂罗袍,脚上蹬着犀牛皮靴子。往脸上一看,满脸长的都是癞皮疙瘩,耳带金环,背后梳着十六个虾米须的辫子,相貌十分凶恶。就见他迈大步,来到金阶之下,跪倒在地:“参见中国皇帝,万万岁。”李世民心想,他是外国使者,应该以礼相待:“贵使免礼平身。”“多谢皇上。”“贵使叫什么名字?”“哈拉弥的便是。”“见孤有何话说?”哈拉弥躬身说道:“我奉哈密国国王所差,有国书一封,要面呈唐朝皇帝。”说着话掏出一封书信,殿头官转呈御案。

            李世民把这封信打开来定睛瞧看,看完之后把李世民的脸都气青了,“啪!”把桌子一拍,连摇头带跺脚:“岂有此理!岂有此理!”说着话把这封信递给了徐军师。

            徐懋功接过来一看,这封信大致的意思是:哈密国等六国的国王联名向贞观天子致书,说贞观天子李世民不应该把副元帅苏定方给杀死。现在苏定方的后代逃到我们哈密国,向我等搬兵诉苦,我们愿意帮助苏定方的后代苏宝重组成联军,跟大唐开兵见仗,下决心要踏平大唐。如果唐朝不乐意打仗,必须答应三个条件:头一个,在长城以外的国土全都划归六国,由六国分管;第二,大唐必须向哈密国年年进贡,岁岁称臣;第三,把陷害苏定方的罪魁祸首罗通及其全家,不问男女老幼,统统打入囚车,送到哈密国,由苏家后代处理。三个条件有一个不答应,六国百万联军就要杀进长安!言词尖刻,大言恫吓,唐天子如何不气!

            书中代言:苏定方是怎么回事?六国联军为何要兵进大唐?原来在隋朝末年,天下狼烟四起,长年战火不断,苏烈苏定方保后汉王刘黑闼,他曾夜袭北平府,射死北平王罗艺;后进犯大唐,将罗成困于泥沙河,乱箭穿身。贞观初年,李世民亲伐后汉,苏烈见大势已去,倒戈投唐,还救了唐王,李世民为了收买人心,使天下归一,便封他为兵马副无帅,许多功臣宿将深为不满。后罗通挂帅扫北,苏烈随征,罗通得知自己的祖父、父亲俱死在苏烈之手,甚为愤恨,抓住苏烈一着之错,把他斩首。苏烈之子苏山闻讯逃到哈密国,后生下一男一女,儿子叫苏宝童,女儿叫苏金莲。苏山临死前把他们兄妹叫到跟前,要他们长大了为苏家报仇。苏宝童满身武艺,苏金莲一表人才,苏宝童把他妹子许配了哈密国的国王达拉汗,成了王妃,苏宝童也平步青云,慢慢地当上了哈密国的兵马大元帅。他兄妹常在哈密王面前说要夺唐朝江山,哈密国国王对大唐江山早就ChuiXian欲滴,两下一拍即合,这才联合五国,起兵百万,以给苏定方报仇为名,侵犯大唐。

            书里表过,言归正传。唐天子看罢书信Bo然大怒;“大胆番王,不念两国旧情,无故兴兵犯我疆土,还敢大言恫吓,朕岂能容饶,来呀,把番使推出去杀了!”金瓜武士答应一声,把哈拉弥摁倒在地,倒剪双臂,推出殿外。徐军师赶紧过来了:“万岁且慢,杀不得。”“怎么杀不得?”“万岁,自古两国相争,不斩来使,不如将他放回,让他告诉六国,就说我们拒绝条件,定日子开兵见仗,也就是了。”唐天子余怒未消,但又不能不听军师的劝告,吩咐一声:“放回来。”哈拉弥又被推回金殿。李世民厉声说道:“你回去转告六国的国王:第一,朕决不能接受你们的无理条件;第二,大唐朝坚决应战;第三,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概由六国承担。”唐天子说罢仍不解气,命人在哈拉弥脸上涂面刺字,然后放回。哈拉弥抱头鼠窜而去。

            李世民与众大臣商议应该怎么办,军师奏道:“陛下,看来又要兴兵打仗了。这打仗,第一要准备粮草,操演人马,但这还好办,关键是要有元帅。”天子也认为是这样。叫谁挂帅呢?够帅才的死的死,亡的亡,就非得薛仁贵不可了。大家都一致同意。可是薛礼刚离京不久啊!唐天子当即提笔,准备写诏书宣薛礼进京。刚提起笔,殿头官进来启奏:“启奏陛下,平西王府的老总管进京来了,说有要事见您。”“快快宣他进来。”时间不大,老总管王茂胜被带上金殿。“奴才王茂胜参见吾皇万岁,万万岁。”“起来回话。”“谢万岁。”“王茂胜,你见孤王,有什么事奏?”王茂胜未曾说话眼泪光流下来了,哽咽着说:“万岁,奴才进京报丧来了,平西王薛仁贵死了哇。”


            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            记住www.zonevoip.com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资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