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VrMr2i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VrMr2i'><sup id='VrMr2i'><div id='VrMr2i'><bdo id='VrMr2i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薛家将

            集毕生精力,搜罗天下经典书库,立志建立网络四库全书!

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全站搜索:

            《第二十一回 重大义阵前救危难 薛丁山二打樊梨花》

            来源:故事中国 2016-11-13 围观:

            薛家将:第二十一回 重大义阵前救危难 薛丁山二打樊梨花

            樊梨花一马当先来到两军阵,迎面正遇上丑鬼杨凡。这才叫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杨凡血贯瞳仁,哇哇暴叫:“丫头,你可是樊梨花?”梨花点了点头:“正是梨花。你可是姨表哥杨凡?”“呸!无耻的丫头,谁是你姨表哥!你心中无亲无故,喜新厌旧,为了嫁给薛丁山,不借背叛西凉,盗卖寒江,甚至杀父诛兄,毫无人情,世上无耻之人,没有比你更甚!你还有何脸面在我面前说三道四,休走着刀!”杨凡不容分说,-就是一刀。梨花小姐强压怒火,把马一拨,躲过了这一刀:“杨凡,且慢动手,我有话要给你说。”“有什么说的,讲!”

            樊梨花压了压火气,和颜悦色他说道:“姨表哥,我知道你恨我,恨的原因就是你我二人小时的婚姻。其实你应该想一想,我父亲和你父亲由于要好,酒后一时高兴,指腹为婚,这件事合不合情理?通不通人情?这种婚姻本来就不应该成立。我们小时都是不懂事的孩子,那就不必说了。长大以后,各有想法,特别这婚姻之事,不能勉强,你找你的妻子,我找我的丈夫,这有什么不对?况且咱们并未成亲,怎么算喜新厌旧?大概你已经知道了,我与薛丁山已经结为夫妻,这是黎山圣母和王禅老祖作媒,鲁国公程咬金作保,名正言顺,正大光明,有什么可以指责?我的父兄丧命,另有他因,并非梨花所为,何来杀父诛兄?我把这些往事向你说清楚,从今以后你休再提起!另外,你应该想一想当前的战局。唐军虽然暂时受些挫折,但这无碍大局,就连大帅苏宝童以百万之众围困锁阳,结果怎么样,还不是被打得一败涂地!你一个小小白虎关,怎挡得住唐营的百万雄兵!岂不是螳臂挡车,自取灭亡之道吗?况且西凉所兴为不义之师,行不义者必自毙;唐军所兴为正义之师,唐王又是有道的明君,唐军兵强马壮,攻必克,战必胜,势如破竹,平灭西凉,指日可待,这些大局,你应当看清,你若能开门纳降,不但可以保你高官得做,骏马得骑,你还可使满城军民免遭涂炭,将受万人颂扬;倘若一意孤行,试图以武力与唐军抗衡,关破家亡,就在眼前,还要落万人唾骂。孰是孰非,望你三思。”

            樊梨花还要往下说,杨凡咋能听得进去,气得他一阵乱叫:“樊梨花你休要胡言乱语,本帅不听你这些厥词,今天我非要你这寡情少义之人为我那姨父和表兄偿命不可。”说着话他马往前催,舞动大刀,下了绝情。头十几个回合,樊梨花没还手,把战马一拨,左躲右闪。打来打去,樊梨花的火气压不住了,把三尖两刃刀一晃,-啷啷,把他的合扇板门刀崩出去了:“杨凡,你既然不听我的良言相劝,我也顾不了亲戚的关系了,你我就是两国的仇敌,我樊梨花得罪了。”一男一女,二马-翻,战在一处。

            杨凡恨不能一刀下去把樊梨花砍成肉泥。他仗着血气方刚,力猛刀沉,暂时占了上风。樊梨花虽然身小力薄,但是她不用大刀去碰杨凡的兵刃,而是用巧招招架,把三尖两刃刀舞动起来神出鬼没,使杨凡不但无机可乘,还得紧紧招架。四十个回合过去,把杨凡忙活得头上热汗直流。

            杨凡心想,这个丫头片子可真厉害,看她这一招一式,只在薛家父子之上,不在其下,再打下去恐怕我要败在她的刀下,干脆也用飞刀赢她得了。想到这他虚晃一刀,斜肩铲背向下一砍,樊梨花使了个怀中抱琵琶,向外一开,把刀崩出去了。二马一错镫,樊梨花奔东,杨凡奔西,马头正好冲着两个方向。杨凡把大刀交在单手,探右手把飞刀从背后拽出来,用手指头一夹飞刀穗头,身子一动,扭项回头,飞刀就发出来了。他唤了一声:“樊梨花着刀!”“嗖嗖嗖”,连发出三支。程咬金、李世民、罗章、秦英、窦一虎等等唐营众将,一瞅杨凡又要发毒药飞刀,无不惊骇,都替樊小姐捏着一把汗。樊梨花早有防备;她的马往前奔,耳听背后“嗖嗖嗖”如疾风闪电一般,奔后背来了,梨花就明白了。她赶紧使了个镫里藏身,把左脚从镫里甩出来,右脚挂着马镫,身子冷不丁一转个,藏马肚子底下了。杨凡这三把飞刀都打空了。等二马转回来,刚一打对头,杨凡肩膀一晃,左右开弓,又打出几支飞刀。只见寒光几点,扑奔樊梨花致命之处。梨花小姐晃动掌中刀,把飞刀全都磕飞了,杨凡照样落空。他一探膀子,把最后的两支飞刀也发出来了。樊梨花把三尖两刃刀横担铁过梁,伸出左右臂膀,噌噌,把两把刀都给接住了,然后并在一起:“杨凡哪!你就会这个?你老师就传授你这本领?拿不出手去,干脆,你再另请名人,再学暗器,你的刀还给你!”“嗖”,又扔回来了。杨凡一看:“气死我也!”他恼羞成怒,飞刀也不要了,抡大刀又奔樊梨花。梨花实在被逼急了,心想:不给他点厉害是不行了!这可是你自己找的。二马一错镫,樊梨花使了一手绝招:回光返照绝命刀。她这刀跟大刀不一样,是三尖两刃刀,所以刀数跟大刀不尽相同,拿这一招来说,跟枪的招数差不多,主要使用当间儿的尖刺伤敌人,因此这一招不是砍而是刺。正在错镫的时候,她冷不丁一转身,单手托着刀杆,奔杨凡的后背刺来。杨凡听见后面恶风不善,他情知不好,赶紧侧躲。由于这一刀疾如闪电,杨凡躲闪不及,被扎在后背上,把杨凡疼得“哎呀”一声,在马上栽两栽晃两晃,几乎落马。这还是樊梨花手下留情呢,要想要他的命,只要手腕一用劲,就把他扎透膛了。

            杨凡觉得眼前直冒金星:“樊梨花呀,你等着我吧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收兵!”西凉军兵败回白虎关,进了城,关闭城门,吊桥高挑,军兵们准备了灰瓶炮纸,滚木-石,作守城准备。

            唐兵没有命令也没攻城。樊小姐把马拨回来,抬脚在靴底上把刀尖上沾的血蹭了蹭,吩咐一声:“收兵!”掌得胜鼓回营。樊梨花刚到辕门外下马,众将全都围上来祝贺:“樊小姐,大功告成,你真是神人哪!”一片颂扬之声。樊梨花把头上的汗擦了擦,微微喘了喘气,先给皇上见驾。李世民更是喜出望外:“梨花姑娘,多谢多谢,你可帮了朕的大忙了,我已命人在功劳簿上给你记下大功一件,一会儿赐一桌御酒给你贺功。”“多谢陛下。”

            樊梨花还惦记着薛仁贵和薛丁山的伤势,她刚想去看,有人过来说:“小姐您放心吧,您的药可真有效,大帅明白过来了,正在喝粥呢。”“那太好了,我先看看去。”梨花姑娘来到了薛仁贵的病房一瞅,薛大帅在床上坐着,柳、樊二氏夫人,小姐薛金莲,窦仙童,还有些女仆,都在这围着,欢天喜地。梨花赶紧整理衣服,过来施礼。薛仁贵把粥碗放下,感慨万分,眼泪围着眼圈儿直转:“快搀小姐起来。”柳、樊二氏夫人把樊梨花搀扶起来。薛仁贵拍了拍床边,让梨花坐下,气堵咽喉,不知说什么好,停了好半天,薛大帅才说:“姑娘,丁山对不起儿,本帅也对不起你。别的我什么都不说了,希望你能原谅我就感恩不尽了。”一句话,梨花姑娘也掉下眼泪了。樊梨花不愿意叫薛仁贵难过,强作笑脸:“大帅放心,只要您的虎体复原,两军阵前可以开兵见仗,就是国家的福分,至于我个人谈不到话下。”“好孩子,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他们正在说话,有个当兵的跑进来了:“报大帅,姑娘,二路元帅薛丁山也明白过来了。”这一句话,全屋人都乐坏了。柳、樊二氏,小姐薛金莲,窦仙童,急忙站起来往薛丁山的帐房跑去。进屋一看,薛丁山在床上躺着,眼睛睁开了。十几个医官守在床边。柳氏夫人抱着儿子边流泪边说:“孩子,你好了?”“娘啊,儿已经好过来了。”薛金莲边哭边说:“哥哥,你知道是谁把你救活的吗?”“这个我还不知道。”“是我嫂子樊梨花呀!”薛丁山闻听此言,惊讶万分,往两旁看了看,并没有樊梨花。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,就问薛金莲:“妹妹,梨花姑娘现在何处?”薛金莲一听,有门儿,哥哥的声音非常和蔼,大概有认错的表示,她多么希望兄嫂能破镜重圆。“啊,她磨不开,没来,你要见她,我就去找。”“把她请进大帐。”“嗳,我这就去。”薛金莲几乎是跳着出去了。到了另外一座帐篷,见了樊梨花:“嫂子,你别生气啊,我这么冒昧地叫你一声。我哥哥什么话都能说了,他想见你一面,快跟我去。”说着话拉着樊梨花就走。程咬金等人也在这,者程一听也乐了:“这小子要早明白这事,咋能引出这些烦麻哩!”有心跟着去看看,又一想,算了,这么大岁数了,我跟着算什么,让人家小夫妻亲近亲近,说点贴心话,所以老程就去给皇上送信儿了。

            薛金莲拉着樊梨花进了薛丁山的大帐,推推搡搡把她拽到薛丁山的床前。这会儿柳英春、窦仙童等女眷往两旁一闪,梨花姑娘满脸通红,说什么好呢?梨花心潮澎湃,简直开了锅了。她想,我不能叫薛丁山先说话,叫他说什么呢?他理亏,有点磨不开,我先给他打个招呼,给他竖个梯子,让他下了台阶,有回脖儿的余地。她到了床边,先笑后说话:“丁山将军,你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这阵薛丁山正闭着眼睛养神,听见声音,慢慢地把眼睛睁开,一眼看见床边的樊梨花,薛丁山嘴唇动了动,谁也没听见他说什么。梨花姑娘以为他要水,往前凑了凑:“丁山将军,你说什么?”薛丁山没说话,一点手,意思是让她靠近点。

            梨花姑娘刚一挨着床边,哪知道薛丁山就像疯魔一样,在床上使了个鲤鱼打挺,伸出手来一把把樊梨花的头发薅住了,不容分说,抡拳就打,“啪”的一声,打在樊梨花脸上。樊梨花站立不稳,“扑通”一声摔倒在床边。薛丁山的手还抓着头发呢,梨花一倒下,他从床上也下来了,骑在梨花身上抡拳就打。“叭,叭!”一边打一边说:“无耻的东西,谁让你救我,你救得着吗!我薛丁山要知道是你救的,我宁愿死!你是个什么东西,脸皮有多厚,我立誓不跟你见面,不和你说话,谁让你跑到唐营来了?天下无耻之人还有比你过甚的没有?我打死你。”

            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了。帐篷里一阵大乱,众人先是一惊,谁也没想到会出这事,而后全明白过来了。小姐薛金莲,气得浑身栗抖,过来抱住胳膊:“哥哥,你要干什么?”“你给我躲开!”薛丁山一扑拉,把薛金莲推到一边。窦仙童在后边抱住他的腰,可薛丁山跟疯了一样,一回手,把窦仙童的头发薄住了:“你给我去!”把窦仙童也推一边了。柳英春、樊金定吓得脸都变色了:“丁山哪!丁山,你要干什么,还不住手!”薛丁山根本就听不进去,像打臭贼一样,把樊小姐打得就地翻滚。

            有个丫鬟看势不好,撒脚如飞,给皇上和程咬金送信儿。程咬金和李世民,在大帐里罗列杯盘,准备了几桌丰盛酒筵,就等樊梨花来做客,好好地招待招待人家,把过去的事情解释解释,然后定个日子,让她和丁山重新拜堂。正在这时,只见丫鬟慌慌张张跑了进来,慌得话都说不清楚:“不、不、不好了!”李世民一愣:“出了什么事?”“陛下,快去看、看吧,薛丁山打樊小姐呢,谁也拉不开。”众人一阵大乱,这事真是做梦也想不到,怎么又打起来了?李世民气得浑身栗抖,颜色更变,告诉程咬金:“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速报元帅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程咬金及众将急急跑向薛丁山的大帐,离老远就听到里边又哭又喊。老程当先冲进屋内,只见两个人滚在地下,上面正是薛丁山,他还在抡拳打着。樊梨花头发蓬乱,满脸是血。其他女眷吓得躲在两边干叫喊没有办法。

            程咬金一看此情,几乎把肚皮气炸,紧走几步,来到薛丁山的背后,“叭,叭!”抡拳开打。秦汉、窦一虎、罗章、秦英全赶到了,架胳膊的,抱大腿的,搂腰的,这才把薛丁山拖开。程咬金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,过来把樊梨花从地下扶起来:“快过来,你们都傻了!”窦仙童、薛金莲上前把樊梨花扶起来,只见樊梨花额角冒血,鼻子也青了,眼眶也变色了,打得惨不可言。梨花姑娘一声没哭,牙关紧咬,嘴紧闭着,柳眉倒竖,杏眼圆翻,浑身哆嗦,程咬金赶紧说:“梨花姑娘,你怎么了?你说话呀。最不应该的就是薛丁山。你放心,一定给你出气,管教管教这个小畜牲。姑娘啊,看在皇上、大帅和我的分上,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呀,快给樊小姐擦洗上药。”无论谁劝说,樊梨花总是一语不发,好像木雕泥塑一般,两眼发直。薛丁山还在撒野,程咬金气得蹦过去给他两个嘴巴,指着他的鼻子训斥。正在闹得不可开交,中军官抱着大令来了:“元帅有令,叫薛丁山报名进见。”

            众将一看,元帅要升帐了。大元帅刚刚明白过来,身体虚弱得很,肯定是听说这个事气坏了。薛丁山从地下站起来,身子栽两栽晃两晃,几乎摔倒,因为他也是刚能起床啊,刚才是一股虚劲,现在一消火,觉着两条腿发颤,他愣了片刻,把胸脯一拔,栽栽晃晃,赶奔大帐。

            薛仁贵本来挺高兴。自己的病也见好了,又听说儿媳妇樊梨花把杨凡战败了,老元帅感恩不尽,心里还说,总算盼到有今天,满天云彩都散了,我算省了点儿心。床边凉着碗粥,他刚想喝,听到了薛丁山二打樊梨花的消息,粥也不喝了,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劲,也忘了是怎样下的地,吩咐一声:击鼓升帐!抱病升坐大帐。等薛丁山进帐的时候,平西王两只手扶着帅案,脑袋低着,浑身哆嗦。满营众将见了又心疼又着急。薛丁山抬头看看,见爹低头坐着,心里也不是滋味,紧走两步:“爹爹在上,不孝儿丁山参见爹爹。”扑通跪倒在地。薛仁贵强打精神把身子直了直,看着眼前的薛丁山,未曾说话,眼泪掉下来了,嘴唇颤抖半天,手指薛丁山说道:“丁山哪!咱们哪是父子,明明是前世的冤家,今世的对头,你就是我薛某的要命鬼呀!我问你一句话,你为什么打樊小姐?”“爹,您别生气,您要问,我就跟您说,樊梨花是个水性杨花之辈,为了嫁给孩儿,宁可杀父诛兄,这种女人我能要她吗?她跑到这给我治伤,还是想把终身许配给我薛丁山,我至死也不能答应。所以……”“-,薛丁山,你说这话缺德不?在寒江关之时事情已经澄清,大伙都明白了,你怎么就不明白?樊小姐是正人君子,人家不计前怨,搭救你我性命,你为何恩将仇报?还要昧着良心诬人?似你这等不仁不义之人,帐下留你何用?来人,把薛丁山推出去,立斩不饶。”刀斧手上前抹肩头拢二臂,把薛丁山捆了个结实,推出了帐外。

            程咬金一看,这可怎么办呢?前一次为了给薛丁山求情,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呀,薛仁贵好些没疯了,这一回比那一回还厉害,这可怎么办?正在老程为难的时候,有人慌慌张张跑进来了:“报元帅得知:樊小姐带着八名女兵不辞而别。”薛仁贵一抖搂手:“这回算彻底把人得罪了。”元帅传令,速将薛丁山斩首,把人头送往寒江关,让樊小姐出气。

            程咬金赶紧过来了:“仁贵呀,我说两句行不行?”“老人家,你还给他求情?”“不,我不给他求情,你杀得对,你不杀他,我也得杀他。你跟他完得了,我跟他完不了,我现在说的不是这个事。”“你说啥事呢?”“仁贵呀,你脑袋先凉一凉,火气先消一消,我问你,脚下这是什么地方?”“中军大帐。”“中军大帐的周围呢?”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“你不用管,我问什么你说什么。”“周围就是连营。”“连营前头呢?”“那就是白虎关。”“着哇。如果你把丁山杀了,什么人夺白虎关?什么人敌得了杨凡?即使咱把白虎关拿下来了,再往前走,万水千山,还有六国三川的人马,这仗怎么打?”“呵呵呵,老国公,要你这么说,全得靠薛丁山了?”“不,我不是那意思,全得靠樊梨花,没有梨花姑娘,咱们是寸步难行,这一点我可以大包大揽,我就看到底了。你再想想,樊梨花为什么能帮咱的忙?跟你沾亲?跟我沾亲?她冲什么呢?她还是冲薛丁山,人家从内心里还有感情,因为有这么一点希望,所以樊小姐才肯不辞劳苦前来卖命。话再说回来,你要把薛丁山杀了,樊梨花心里一点点的希望完全破灭,没有了牵挂,你要再求人家,叫人家帮忙,门儿都没有。咱可不是利用人,只要有丁山在,这些事都好办,真要把丁山杀了就完了。你能想什么办法,把丁山说得回心转意,给樊小姐赔礼认罪,才叫高明哪!”“老人家,您不必往下说了。我宁愿这条命不要,也非杀他不可。”“仁贵呀,你怎么净说糊涂话。这么办吧,我劝劝丁山,看他有无回转之意。有,再给他留个机会,没有,再杀他,怎么样?你就给我一会儿的功夫。”“哎呀老人家,他不是人哪!连点儿人性都没有,你跟他说有什么用?”“不见得,话不能这么说,我老程家欠你们老薛家?我老头子早晚也得死你们老薛家身上。不管怎么的,死马当活马治,我再出去劝解劝解。”

            程咬金苦苦相劝,薛仁贵这才开了点缝儿。老程领命到外面一看,刀斧手身披大红,怀抱鬼头刀,在两旁站立。薛丁山在法标上绑着,发绺子披散,低头不语。老程喊了一声:“刀下留人!我奉大帅之命,找他有话说。”刽子手左右一分,老程迈步到了丁山面前,未曾说话,先围着法标转了几圈:“丁山,你把眼睁开,把头抬起来,老爷爷我再说几句话。”薛丁山把发绺子往后一甩,抬头观看,一瞅是老程,他又把头低下了。“别低头,用眼看着我!”薛丁山只好照办。

            老程用手指着鼻子尖:“薛丁山,嘿,真够英雄啊,不愧叫十宝大将军,不愧是王禅老祖的得意门生,不愧是薛门之后。你多大的能耐,能把老婆揍得鼻青脸肿,我程咬金再不服你,我是你儿子!”薛丁山脸一红:“老爷爷,您别挖苦我,该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吧。”“爱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,你这话是怎么说的?你想得挺好,一死了之,图痛快,留到世上的人怎么受?我且问你,你给儿爹考虑过没有?给我考虑过没有?给皇上考虑过没有?给你娘、给大伙儿考虑过没有?不是爷爷找你算账,你现在是不忠、不孝、不仁、不义。说你不忠,现在皇上御驾亲征,领兵带队攻打西凉,战争这么紧张,敌人这么猖狂,国家多么需要能征惯战的上将,以便早日结束战争,奏凯还朝,使四海昌平,万民乐业呀!可你暴打樊小姐,为国挡贤,这样下去战争还得打多久?国家要耗费多少粮的?伤亡多少人?你忠在哪里?说你不孝,你手拍心口想一想,你爹为你受了多大罪?把你爹气得大口吐血,一天不如一天,现在身染重病,刀伤未愈还得升帐,你孝字何在!你翻脸不认人,六亲不认,我为你历尽千辛万苦,受尽冷落,费尽唇舌,可到时候你不管不顾,一风吹,你仁在哪里?说你不义,你两次打了樊小姐,忘了人家的救命之恩,你义字何在?不忠不孝不仁不义,呸!连个畜牲都不如。”

            程咬金这一番话,把薛丁山说得闭口无言,把脑袋低下直晃悠。程咬金说:“你扑棱脑袋干什么?你不服哇,咱们俩讲讲理,你有什么说什么。”“爷爷,您说哪里话来,我敢吗?是我一时糊涂,把我爹娘气成那样,让您老人家和众位替我着急,我真是于心不忍哪!不过,这樊梨花我们两个人没有缘分,我不想娶她做妻子。”“呸!闭住臭嘴,樊小姐怎么非得嫁给你?就你长得漂亮?你想娶人家樊小姐,你就是乐意也晚了,你把人家得罪寒心了,樊小姐早就气走了。说不定人家回西凉了,也说不定人家帮助苏宝童领兵带队攻打咱们,那是仇人啦,你还惦记着樊小姐。我说了这么半天都是为什么?我希望你们心自问,能认个错,只要承认你不对了就好办。怎么样,能不能给你爹认个错?”“能,我能认错。”“我再问你,你打樊梨花对不对?”“老爷爷,我承认我气了我爹,怎么处分我都行。关于我打樊梨花这个事……”“怎么,这个事你还不服,是不是?”“爷爷,我现在还有点想不通。”“好。这一说你打得还对呗!我也不逼你,日子长了你慢慢想想,不过给你爹赔礼这是应该。”“只要我爹把我放回去,我一定赔礼认错。”“行了,只要有你这话,爷爷就算没白费劲。”


            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            记住www.zonevoip.com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资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