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VrMr2i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VrMr2i'><sup id='VrMr2i'><div id='VrMr2i'><bdo id='VrMr2i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薛家将

            集毕生精力,搜罗天下经典书库,立志建立网络四库全书!

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全站搜索:

            《第二十三回 鲁国公二请樊梨花 金鸡岭七遇薛应龙》

            来源:故事中国 2016-11-13 围观:

            薛家将:第二十三回 鲁国公二请樊梨花 金鸡岭七遇薛应龙

            老管家樊忠进内宅向老太太作了禀报。何氏老夫人一听说程咬金来了,想起往事,心潮翻滚,恨不能抓住程咬金啃上几口才解恨。她随即吩咐樊忠,要如此这般,作好准备。樊忠应声而去。一会儿工夫,樊忠领着二十名彪形大汉,人人手拿棍棒、绳索,来到阶前:“请老夫人示下。”“好。你们就站在大厅门前两侧,听我的口令,要打就打,要绑就绑!”“喳!”这些人横眉立目,两旁站立。老夫人吩咐:“叫程咬金报名而进!”“是!”

            樊忠来到角门,“哐啷”一声把门开开,满脸怒气,大声喝斥:“老夫人示下,要程咬金一人报名而进!”

            程咬金对此早有思想准备。他付之一笑:“好好,遵命。来呀,把礼物抬进来。”“不行,老夫人有话,只许你一人人内,余者皆不得进来。”“老哥哥,常言说官不打送礼的,狗不咬拉屎的,这多多少少是个人情。再说这也不是我的东西,是当今天子和大元帅给送来的,你哪能不收呢?何况收与不收,还得老夫人说了算。我们先抬进去,如果老夫人实在不要,我们再拿走。”“你还老有词儿啊,就先抬进来吧。”礼物抬进来了,随来的人又退出府外。

            程咬金整理整理衣襟,迈一步,报一个名:“老夫人,俺程咬金告进了。”这院子也大,老程报了三十多个名,闹得口干舌燥,才来到台阶下。老程偷眼一看,-,跟上次可不一样了,男的都出来了,还拿着棒子,要揍我一顿哪,这老太太的火是够大的呀。又一想,这都在预料之中,也不足为奇。这事要搁在自己身上,可能比她的火还大,豁出去吧。程咬金慢慢上了台阶。

            樊忠一推门,程咬金进了屋。往正中一看,何氏老太太居中坐着,丫鬟婆子两边相陪。一瞅这老太太,眼眉都立起来了,眼珠子瞪着,额角上的青筋突突直蹦。丫鬟婆子一个个捋胳膊挽袖子直咬牙。老程看罢躬身施礼:“老夫人在上,程咬金礼过去了。”行完礼就在那哈着腰,老太太没理他。程咬金心说,我这大肚子老弯着腰可不得劲儿呀,你不说话我自己说话吧。他直起腰先笑了笑:“老夫人,挺好吧,来来来,给我搬个座。”老夫人没理他,旁人也没给他搬座。

            何氏老太太把椅子扶手一拍:“程咬金,你又干什么来了,是不是坑我们娘儿俩还没坑够,你觉着不满足,又来坑我们?是不是唐营又打了败仗,你又想法请我女儿来了?程咬金儿休要梦想,这个账我正要找你算。”“老夫人,我这一次主要是给你赔礼来了。你骂也骂得,打也打得,要觉得还不出气,怎么的都行。”

            何氏老太太这回可不让步了,连哭带说,把过去的事情又说了一遍。由于老太太生气,把程咬金也给骂了,说你办事太损,说话爱撒谎,挺大的男子汉说话不算数,一大把胡子了,办这些缺德事,是个什么东西等等。老太太数落了好大一会儿。程咬金一语不发,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他想,你能说说才好哩,反正你有千条妙计,我有一定之规。老太太说累了,不言语了。

            程咬金一笑:“老夫人你说呀?你骂呀?哎呀你太客气了,我犯了这么大的错,你只是点到为止,并没有挖苦我,你出气没有?要没出气把门外的小伙子叫进来揍我一顿,别看我老头子老了,还禁得住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太太一看,没词儿了。也骂过了;气也出了,人家程咬金那么高的身份,跟皇上平起平坐,这么大的年纪了,自己那么说,人家连脾气都不发,可见有容人之量啊!这就是软能磨硬,把老太太的气给息了,她把眼泪擦了擦:“算了,说也没用了。来人,看座。”“多谢老夫人,你真是通情达理。谢坐。”老太大说:“鲁国公,你大概又是遇到难题,求我女儿来了吧。”“老夫人你真聪明,说得一点不错。不过这次求跟上次不一样,您说完了我也解释解释。上次我是说了点瞎话。但是我为什么要说瞎话?得把这事弄清楚。老薛家和你们老樊家好与不好跟姓程的有什么关系,我不知道来了碰南墙吗?就拿刚才这一关来说,谁受得了啊!我就觉着丁山和梨花郎才女貌,他们要成了亲能有多好啊!我是出于高兴,替你们两家想这个事,因此我就是知道有困难我也来了。要说薛丁山一点都不认错,也不对,他只言片语也有悔过之心,所以我才来请樊小姐,可是不知道谁又对他说了哪些话,他又犯了病了,把小姐打了。老夫人光知道姑娘回来病了,你可知道我们那儿有多热闹,把大元帅气得哇哇吐血,满营众将都气坏了。元帅把薛丁山绑在法场,非要开刀问斩,谁讲情都不行。最后皇上讲情,无帅一怒之下,死罪饶过,活罪不免,重打了几十军棍,派到劳军营叫他干重活儿。当爹的能舍得打儿子吗?我们薛大帅这是为什么?就是觉得对不起樊小姐,对不起你,所以才那么做。薛丁山不管怎么不对,薛大帅还是通情达理的。我这次来不为别的,是给你捎个信儿,薛丁山确实感觉自己不对了,一把鼻涕两行眼泪,觉着实在对不起樊小姐,决心要痛改前非。他在我面前说一回我不信,说十回我还不信,后来他亲笔写了封信,百般认错,求我跑趟腿,我能不来吗?老夫人儿若不信,请看看这封信,就知道真假了。”老程说着,从怀里掏出了薛丁山的那封信,双手往上一递。

            老夫人有心不接,可又觉得老程说得在理,况且薛仁贵那人也是真好,不管我女儿和薛丁山闹到什么地步,我不能说薛礼这个人错。又一想薛丁山真回心转意了吗?看程咬金的样子又不像说瞎话,我就再上一回当试试吧。老夫人把信接了过来。展开之后,从头到尾一看,字字恳切,下边按着薛丁山的手印。老夫人看完感动得哭了。她想,我女儿真是命苦哇!程咬金又说:“老夫人,人家小夫妻的感情从心上讲好得很哪!你就成全成全,把这封信让小姐看看吧。”“好吧,我把这封信送给梨花,信不信由她,去不去也由她。”“那当然了,这事可勉强不了,我在这听信儿。”“你少坐一会儿。”老夫人示意左右款待老程吃茶。

            何氏老太太亲自拿着信,到内宅来见樊梨花。其实樊梨花早就听到禀报了,一开始把樊小姐气得发抖,心说都是你骗我,你要不骗我,我能去吗?我救了他们父子,反挨了一顿揍,薛丁山根本就没有回心转意的表示,这次你不定又来耍什么花招。想到这她恨不能跑到前厅给程咬金两个大耳光。她正在前思后想,老夫人带着丫鬟进来了。老夫人把程咬金的话如实地讲了一遍,把信递过去了。梨花姑娘本不想看,听见薛丁山这三个字就冲她的肺管子,但是母亲把信拿来了,姑娘不能不看。接过这封信从头至尾反复看三遍,梨花的眼泪也掉下来了,她看出这封信确实出于内心,非常真诚。薛丁山承认他做得太不对了,不应该误会小姐,更不应该两次暴打小姐,实在追悔不及。如今我落得人不人,鬼不鬼,在劳军营一边干活儿一边想这些往事,一切错误都在我的身上,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。望姑娘看在我的分上,赶奔两军阵,皇上和我爹爹都准备让你金台拜帅,我也愿意在你的帐下听令。望姑娘不再计较前怨,早日赶奔连营。梨花姑娘实在心地良善,她手捧书信,眼泪直淌。老太太也陪着哭了。

            梨花想了再三,这才说:“娘啊,往事都甭提了。我打算请示母亲,这个事应该怎么办?”“我是不管哪!主意你自己拿吧。”“娘啊,我看薛丁山出于至诚,确实有悔过的表示,字里行间情真意切,大概他是回心转意了。”“我也这么看。不过人心隔肚皮,做事两不知,我也拿不定主意了。你愿意去就去,不愿意去就拉倒。”“看这个意思,当今天子,大帅薛仁贵都盼着我去,咱先把薛丁山这事搁在一边,天子和大帅对咱还是不错的,年供柴月供米,对咱们照顾得无微不至。我打算跟随老国公去一趟,当面谢过天子,谢过大帅,再看一看薛丁山是不是确实回心转意了。如果是真,回来我再跟娘合计;如果是假,我再回来。您看怎么样?”“按理说是该这么办。不过薛丁山要真正认错还则罢了,他要再翻脸无情,你对他也不能客气,就是把他给杀了,娘才高兴呢!”“娘您放心吧,人心都是肉长的,有道是再一再二,不能再三再四,他要再无情,我就和他当面算账。”

            娘儿俩核计已定,一齐到前厅来见程咬金。老程一见梨花,也深感内疚。赔礼道歉之后,几句套话说过,樊梨花话锋一转谈上了正题:“老国公,信我已经看过,这是薛丁山写的吗?”“看你说的吧。你把信揣到怀里,到两军阵前对证对证,看是不是丁山亲笔所写。这事我能胡编吗?樊姑娘,你的心情我也了解,因为他一再失信于人,使人家不能相信他,不过这次丁山真是回心转意了。你知道吗?你离开前敌以后,杨凡在白虎山摆了座白虎大阵,要与唐军赌斗输赢。薛元帅舍生忘死,抱病攻进阵内,结果受到严重损失,大帅被困,生死不明。圣上没法儿,才下赦旨把丁山由劳军营暂时赦兔,要他带罪立功。薛丁山为救他爹,将生死置之度外,领兵带队闯入大阵,枪挑鞭打,连伤几员番将,杨凡出马,也被丁山钢鞭打伤,这才把大帅救出来了。现在薛大帅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军师回京没有回来,丁山带罪不能坐帐,白虎阵何人来打?几十万大军何人统带?家有千口主事一人,几十万军队没有元帅哪行啊?经过我和皇上、满营众将再三商议,都认为樊小姐可称此职,叫我来把你请到前敌,让你金台拜帅。另外,丁山已经承认错了,你们小夫妻破镜重圆,言归于好,这事往上说对国家有利,往下说对咱们几家都有好处,了了你的心意,也了了你娘的心意。你跟老爷爷走吧。如果爷爷这次又是说瞎话,你找我算账,你把我杀了,我不埋怨。”

            樊梨花察言观色,知道程咬金说的是真的,她的心也就软下来了:“娘啊,要这么说,救兵如救火,我就跟老国公去一趟吧。”“孩子,大主意你自己拿。我还是那句话,你要去我不拦阻。”“老国公,帅不帅我倒不希罕,但是破阵要紧。你看咱们何时起身?”“樊小姐,最好现在就走。”“那好吧,你略坐片刻。”

            樊小姐回到房中,脱去丝罗,换好盔甲,二次到了前庭。程咬金站起来向老太太告辞:“老夫人,这回错不了了,你也把东西归置归置,哪天有空,我就套车来接你,让你喝喜酒,你们亲家也见见面。”老夫人点点头,又嘱咐女儿几句,这才分手。

            老程先到帅府见了花刀将陈忠,把经过讲说一遍,陈金定非要跟他走:“老爷爷,为什么别人都上前敌,给我搁到这,这寒江关也没事,樊小姐又走了,我也跟着。”老程一想,可也是,两军阵正在用人,陈金定又是一员猛将,把她搁到这也屈了,于是他就作了主:“好罢,你跟着。”陈金定这才乐了,顶盔贯甲,跨上战马,挂好双锤,陪着樊梨花一同起身。

            众人一出寒江,樊梨花惦念前敌,心急如焚,为早日到达白虎关,他们进入岔道,转山而行。众人进山路刚走出三十里路,忽听得前边一棒铜锣响亮,紧跟着放起三支响箭。众人勒马观看,只见树林中闯出一队人马,约有五六百人,一个个绢帕-头,大带煞腰,服装杂乱,手执长短兵器,封锁了道路。原来这是一伙喽罗兵。为首三匹战马,两边是中年汉子,年约三十上下,一个黑脸,一个红脸,像哼哈二将;正中央一匹白龙马,马鞍轿上端坐一个小孩儿,年约十五六岁,嗬,这小孩儿的精神头儿,长得细腰-臂,双肩抱拢,粉扑扑的脸庞,两道剑眉斜插入鬓,一双大眼闪闪放光,鼻似悬胆,面如桃花,满嘴银牙。他头顶亮银盔,顶梁门飘撒红缨,身披亮银甲,两肩头有吞肩兽,下有吞口兽,三叠倒挂鱼-尾,脑后两根雉鸡翎,凤凰裙遮住双腿,左有弯弓,右有雕翎,背背打将鞭,手擒锯齿飞镰大砍刀,这口刀银明刷亮,青——夺人二日,人也漂亮,马也精神,真好似哪咤下界,吕布重生。程咬金不由得暗挑大指:这小孩儿真讨人喜欢,我要能把他带到两军阵,那可是大有用场!

            众人正在发愣,小将军马往前催,来到阵前,手带丝缰,高声喊道:“呀呔!对面听着:此处我为主,专截过往客,留下财物放尔走,要不然,小爷管杀不管埋!”话音刚落,众喽罗一齐呼喊:“听见没有?快把东西留下!”程咬金一看,嗬,遇上劫道的了,这一行我太熟了,我就是干这出身呢!要说我是祖宗辈也差不多少,竟然有人敢截我,而且还是个小孩儿。好吧,别看我在两军阵前战不了苏宝童、杨凡,拿你还是手到擒来,他对樊梨花和陈金定说:“你们看个热闹就行了,把这事交给我。”

            老程双脚点镫,马往前催,提大斧来到小孩儿面前。他仔细看看,越看越喜欢:“小娃娃,你叫什么名字,瞅你长得挺精神,何必干这一行呢,听我的话,放下兵刃,跟我走吧,对你有好处,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小孩儿把战马往后倒退了几步,仔细看看程咬金:-,这位怎么长得这么凶啊!靛脸朱眉,大脸蛋子嘟拉着,这肚子都出号了,金甲红袍,手里端着车轱辘大斧,说话瓮声瓮气的。小孩儿一点都没害怕:“老头子,你说话的口气可不小哇,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问我呀,我不能告诉你,怕把你从马上吓得摔下去,你听我的话,快点把道路闪开,别耽误我的大事。如果你不把道路闪开,今天我叫你斧下做鬼。”

            小孩儿闻听哈哈大笑:“老头子,你有什么本事?过来,你真要把小爷赢了,我就把道路给你闪开,要赢不了,你今天过不去。”老程想戏耍一下小孩儿,也在樊梨花、陈金定面前显露一手,他催动战马,把大斧子抡开:“劈脑袋!”刷就是一斧。小孩儿一听,打仗就打仗呗,你吵吵什么?劈脑袋?赶紧把大刀往手中一端,使了个横担铁门闩,往上一架,斧子正砍在刀杆上,他可没想到小孩儿有这么大的劲,把斧子颠起五尺来高,把老程震得肩臂酸麻。老程心说:这小孩儿人小劲可不小啊,跟牛犊子一样,赶紧扳斧头,献斧攥:“小鬼剔牙!”奔小孩颈嗓便刺。这小孩儿一不慌二不忙,两个小腿一踹镫、身子往马屁股后头一靠,使了个金刚贴板桥,斧擦又扎空了。二马一错镫,程咬金把大斧子平着,奔小孩的脖子来了个“掏耳朵”,小孩儿赶紧往前一趴,斧子从后脑勺过去了。程咬金这三斧子没唬住。等二马圈回来,老程举起大斧子,还是那三招:劈脑袋、小鬼剔牙、掏耳朵。小孩儿一看乐了:“老头儿,你还有新鲜的没有,就这三斧子?我不跟你打了,你是天下第一个大饭桶,你快回去商量商量把东西给我留下,要不你就再换个别人来。怎么样?”“你放屁。劈脑袋。”又一斧子。老程把小孩儿气急了,大刀抡开,六七刀过后,老程的汗就下来了,心想,人不服老是不行啊。想当年我这斧子一打一溜胡同儿,没想到今儿个连个孩子都打不过了,心里一急,招也跟不上了,一没注意,被这孩子伸手抓住了大带,轻舒猿臂,往上一叫劲,硬把三百多斤的大老程走马活擒,按在铁过梁上,大刀一举,逼着程咬金:“别动,动我就给你抹了!”“我不动。”小孩儿拨马回归本队,扑通一扔,把程咬金摔在地上,把老程摔得哼了一声,还没等他起来,喽罗兵上前抹肩头拢二臂,捆了个结结实实。

            陈金定一见:“哎呀,老爷爷叫人给逮住了,老爷爷我来救你。”伸手操起八棱大锤,飞马直奔小孩儿。这小孩儿拨马来到阵前。陈金定双锤一举使了个流星赶月,朝小孩儿就砸。小孩儿一看陈金定有本领,心里也高兴,跟这样的人打仗才过瘾呢,跟那老头儿打有啥意思?这一回可以施展我的本领了。陈金定双锤砸来,小孩儿的大刀本来应该躲避,但是他不躲,非拿刀找锤不可,阵前只听叮当直响,把陈金定也震得虎口发酸。二人锤来刀往,战了五十多个回合,未分输赢。

            樊梨花在后边观敌市阵,经过这一阵交手,她大吃一惊,心想:这孩子的出身、来历决非一般,就冲他这招数,肯定受过高人的传授。慢说是陈金定,就是我过去也未必能赢得了他。梨花怕陈金定有个闪失,她在后边喊了一声:“呔!小娃娃不必猖狂,我来会你。姐姐,你退下来。”双脚一踹飞虎-,拨马出阵。陈金定此时也确实有点累了,听到喊声,她把马一拨,双锤左右一分,回归本队,挂双锤擦汗,瞪眼观瞧。樊梨花手托三尖两刃刀,用刀尖一指:“呔,小孩儿,你怎么不学好啊!三百六十行,为啥你单单当贼,劫道这活儿能对得起良心吗?听我良言相劝,快把那老头儿放回来,是你的便宜,如果不放要是动起手来,可没你的好。”小孩儿冷笑一声:“什么?你们这帮人都会说大话,那两个人都不是我的对手,你就比他们强?你要把我赢了,怎么的都行。赢不了,连你也过不去。”“小孩儿,你能不能给我报个名字?”“可以呀,但是我有个毛病,你得先告诉我,你要不说我也不说。”樊梨花点头说道:“我家离这儿不远,姓樊名叫樊梨花。”姑娘的声音不高,小孩儿听得可非常真:“你叫什么?”“樊梨花。”

            樊梨花这一报名,就见这小孩儿扔下大刀,滚鞍下马,分-尾跪倒梨花马前,嘣嘣嘣直磕响头,一边嗑头一边说:“娘啊,您一向可好,不孝儿给娘磕头了。”说着就哭出声来。这一句话,把樊小姐臊得粉面通红,人家还是个未出闺阁的大姑娘啊,哪儿来这么大个儿子?众人无不吃惊,心说妥了,今天遇上个小疯子,这小孩儿虽说长得溜光水滑,可能精神上有毛病。


            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            记住www.zonevoip.com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资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