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VrMr2i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VrMr2i'><sup id='VrMr2i'><div id='VrMr2i'><bdo id='VrMr2i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故事会

            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全站搜索:

            他要听评书

            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水常清 2017-03-22 围观:

            早年间,有个叫卫平的年轻人,痴迷评书,只是由于身子骨太弱,竟在一次听书时,突发急病,撒手人寰了。

            家里人得知噩耗后如何哭天抢地略去不表,单说卫平出殡这一天,棺夫们刚一起棺,就发现了蹊跷,只觉这副棺材竟然一点重量都没有。

            有经验的棺夫心里有数,知道这是死者心里有未了之愿,想让自己快点赶脚,早点儿遂了他的心愿,这样才可了无牵挂地投胎转世。

            发丧队伍一路上吹吹打打,来到了王家集,那里有个说书摊,说书先生名叫王晋方,此人是说书世家出身,祖上三代都以说书为生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最擅长讲《隋唐演义》,讲得极为精彩,卫平就是在听《隋唐演义》时发病的。发丧队伍刚刚走到说书摊前,棺夫们突然觉得肩膀一沉,棺材好像变成了千斤巨石,重重砸在地上,任他们如何用力,也难以抬起分毫。

            一位老者见状,捋了捋胡子道:“卫贤侄生平喜好评书,想来是想听上一段才肯上路,顺了他的意吧!”

            众人便停止了前进,守着棺材,也跟着听起了评书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此刻正在讲虹霓关那一段,说的是王伯当射死了辛文礼,东方玉梅本想替夫报仇,却阴差阳错爱上了王伯当……王晋方眉飞色舞地说了很长时间,嘴巴不免有些干燥,他顺手抄起茶碗,想要润润嗓子,却发现茶碗竟然剧烈地晃动起来,茶水溅了一地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是个见多识广的人,一见这阵势,心里就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。他向听众抱了抱拳,朗声道:“各位,对不住了,小弟突然身感不适,今天就先说到这儿了,还望各位见谅……”说完,他就一边抖着手,一边作势收摊。

            听众们一看王晋方开始收摊了,便散了个干干净净。等他们走得差不多了,王晋方慢慢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问那老者:“敢问棺材里可是卫平贤弟?”

            老者点了点头,王晋方笑了,往茶碗里重新续上水,将茶碗对着棺材高高举起,说道:“卫平贤弟,老哥知道你想将还没听完的故事听完,所以才阻我说书。你放心,老哥今天就为你讲个够!如果你同意老哥说的,就让老哥好好润润嗓子,行吗?”说完,王晋方将碗挪向嘴边,碗没有再晃动,他很顺畅地将茶水喝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回想了一下,他记得卫平死的那天,自己讲的是“李元霸锤震四平山”那一段,便从那里讲了起来。他讲得很投入,大伙儿很快就听得入了迷。王晋方说得兴起,突然来了句—“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”,将醒木往桌上重重一拍,立刻有人叫起好来。

            老者被这醒木一震,马上回过神来,抬头看了看天,暗叫一声不好,要是错过出殡时辰罪过可就大了。他连忙招呼发丧队伍赶紧上路,棺夫一抬棺材,发现还是无法抬动分毫。

            老者有些无助地瞅了瞅王晋方,王晋方也有些发愁,他原本是这样打算的,卫平之所以不肯下葬,可能因为自己当时没有敲醒木,使得他的魂魄无法从评书中解脱出来。只要现在找个比较好的机会,将醒木敲一下,卫平的魂魄能够得到解脱,此事也就迎刃而解了,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毕竟是久经风浪的人,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,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,竟然提笔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。

            众人很奇怪,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过了一会儿,王晋方停下笔,在纸上轻轻吹了吹,等到墨干后,将纸张叠好揣入了怀中。

            随后,王晋方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卫老弟,你听好了,老哥我不想误了你的好时辰。这样吧,老哥我跟着大伙儿一块儿走,咱们边走边讲,行不行?”

            王晋方冲着棺夫做了个往上起的手势,棺夫们一用力,发觉还是抬不动,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沉吟片刻,猛地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道:“卫老弟是不是想知道,到你的下葬之处前,能不能把书说完?那我告诉你,绝对能说完,你放心吧!”

            还别说,王晋方讲完话后,棺夫们再起棺时,竟真的抬了起来,只是分量很重,棺夫们抬得很吃力,速度就慢了下来。王晋方暗自好笑,知道这是卫平干的好事,他生怕自己听不完,所以就用这种方式让众人减缓行进速度,这样他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听完评书了。

            一行人缓缓,王晋方边走边讲,眼瞅着到了卫平下葬的地方,可是王晋方还剩下最后一回没有讲,这下子卫平不干了,硬生生在自己的坟边停了下来,不肯下葬。

            老者急了,入土的时辰马上就要到了,如何是好?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,王晋方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出那张纸,在卫平的棺材前用火折子一点,不多时便化成了灰烬。

            王晋方道:“抓紧让他入土为安吧!”

            棺夫们略一用力,棺材便抬了起来,一番忙活后,总算是将卫平安了葬。

            事后,老者好奇地问王晋方:“你在卫平棺材前烧的那张纸,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啊?”

            王晋方“呵呵”笑了笑,说:“我只是在纸上画了一个人的肖像,写了他的名讳及生平,仅此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老者一愣,说道:“就这些?”

            王晋方点了点头:“您老知道,我家祖上三代都以说书为生,我爹对说书的热爱程度,一点都不亚于卫平听书的劲头。我在那张纸上画的,就是他老人家!我还告诉卫平,我爹的评书说得比我强多了,剩下的这最后一回,你就去找他老人家给你讲吧!”

            老者听后,不禁哈哈大笑:“你拐了这么个弯儿,到底是为何?”

            王晋方苦笑道:“还不是被我爹他老人家逼的!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王晋方哭丧着脸说:“我爹去世时,刚好说到《隋唐演义》倒数第二回,所以他老是给我托梦,告诉我,因为没能讲完最后一回,他心里一直憋得难受,特别想找个人把最后一回讲完,让我帮他物色物色。这不赶巧了,卫平正好是个听书迷,所以我就故意没来得及讲最后一回,让他赶紧去找我爹。您是不知道啊,我爹说了,要是我不想办法了了他的心事,他就继续天天到我梦里折磨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19期的故事


            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            记住www.zonevoip.com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资源网

            上一篇:婚姻如鞋
            下一篇:还是女儿好 等

            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