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VrMr2i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VrMr2i'><sup id='VrMr2i'><div id='VrMr2i'><bdo id='VrMr2i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鬼故事

            本栏目包括鬼故事。

        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:

            全站搜索:

            画魂师

            来源:故事中国 2018-06-27 围观:

            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            皎月当空,晚风习习,这本是一个惬意的夜晚,假如我没有出来见网友的话。我原本与妹子约好在学校后山小树林约会,那知人没等到,却从草丛里窜出一只凶恶女鬼。

            我来不及反应,就被它一爪扑倒在地上,千钧一刻,从天外飞来一只粉色暗器,不偏不倚砸在女鬼脑门上。女鬼应声栽倒,我爬起来只见掉在地上的居然是一只粉色拖鞋。

            心想,既然能驾驭这种狂拽炫酷吊炸天暗器,必定是一名冷艳酷魅的少女。

            刚这么一想,不远处果然从树上凭空跳下一抹清瘦的身影,隐匿于大树阴影中。

            我走到那颗树前,字正腔圆地行礼:“多谢姑娘相救,小生感激不尽,唯有……”待那人从阴影中走出来,脸庞在月下展露无遗,我将压在舌头底下的“以身相许”四个字生生转成了:“……来世再报。”

            救我的居然是位秃顶大叔,身穿白背心黑裤衩,左脚上还踏着另一只拖鞋。他这身好似火云邪神的装扮,瞬间将我之前幻想击碎。

            一旁女鬼张牙舞爪地朝大叔扑去。只见他麻利从身后抽出一卷画轴,横咬在嘴中,扎稳马步,手比千年杀,凝神念诀,屹然一副火影备战姿态。

            刹时飞沙走石,他忽地凌空跃起半尺多高,大喝道:“妖孽,本座收了你!”猛地拉开手中画轴,朝那女鬼照面盖去。

            我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澎湃,没想到我们学校附近,竟隐匿着一名捉鬼高手!

            只觉眼前白光一闪,女鬼已消失无踪,大叔安稳落地、收卷,所有动作一起呵成。

            我迎上去谄笑道:“大师,鬼被您收入画卷中了吗?”

            他将手中画轴半拉一点,只瞧卷中空白,回答说:“没有,让它给跑了。”走进些,我才看清,这捉鬼大师正是我们校门卫老张。

            传言老张是校务主任安插在学校里的‘间谍’,常潜伏在暗处侦查犯规违纪录的学生。今天不巧被他撞见了,若再被认出,晚上从学校翻墙出来事迟早得败露。

            我忙将脸一偏,匆忙告辞:“感谢大师相救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有缘江湖相见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哎,别走。”正要溜走,被他一把拖住,“其实我观察你很久了......”

            他咧着一口黄牙对我嘿嘿笑着,我顿时感到印堂发黑:“你要干嘛?”

            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看看。”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。

            我接过一看,一张烟盒纸片儿上用铅笔歪歪扭扭地写着

            张布开

            职业:崔师堂第二百四十九代画魂师

            主营业务:临床经验四十年,专治鬼怪各种不服。

            这......也算是名片?

            “我见你骨骼惊奇,今后必定是抓鬼奇才,不知你有没兴趣做我催师堂下代传人?”见他满脸期待地望着我,我赶紧将名片还给他,说:“抱歉,我没兴趣。”

            “年轻人,不要急着拒绝嘛,考虑考虑嘛。”他拉着我苦口婆心劝道:“常言道,斩妖除魔,人人有责!能造福人类,这可是何等的功德啊......”

            “不要!这职业危害因素太大,严重不符合国家劳动保障法。”我决绝地甩开他的手。

            呵......我这身板去斩妖除魔,不知是给自己做功德,还是给那些妖魔积口德。

            再说,你都是第二百四十九代了,传到我这里不就第二百五十代了?你特么才是二百五呢!

            夜幕中我从学校后门溜进来,一转身就见老张阴侧侧地凭空出现在我面前:“你有没三百块?”他向我伸手,说:“借我一点,最近有点缺钙,想去买点钙片儿。”

            “没钱!”我直接拒绝,转身就走。缺钙,昨晚你咋还跳那么高?

            老张的声音却从背后阴阴地传来:“哎,现在的大学生是越来越难管教了,比如某人深夜翻墙外出,严重违反校规纪律,我明天得跟校主任好好反应......”

            我忙刹住脚,赶紧掏出300块给他。

            “这就对了嘛!”老张笑嘻嘻接过钱,说:“我还得提醒你一句,那女鬼还会来找你的,你不做我徒弟,估计小命难保。”

            我白了他一眼,掉头就走。

            最近背到极点,约网友见面,却活久见鬼,现又被那猥琐大叔坑了好几百。心里窝着火,我闷闷地回到宿舍。

            刚进寝室,就听见里面尖叫起伏,只见武大同和姜凯都还没睡,一脸惊恐地裹着床单缩在各自铺上。

            我问:“你们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“刚才我们听见有女人在哭。”武大同惊惶地嗓解释。

            “我怎么没听见?”我屏息听了一下,并没察觉异常。

            “哭声是从我们寝室厕所里传出来的。”姜凯哆嗦着手指,指着厕所说:“江文就在那里面,那声音是他弄出来的,哭得跟女人似得,瘆得慌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他在厕所哭啥?”我越听越糊涂了。

            武大同白我一眼,说:“还不怪你,之前弄坏了他的镜子,他回来知道后,就跑到厕所里去哭了!”

            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            皎月当空,晚风习习,这本是一个惬意的夜晚,假如我没有出来见网友的话。我原本与妹子约好在学校后山小树林约会,那知人没等到,却从草丛里窜出一只凶恶女鬼。

            我来不及反应,就被它一爪扑倒在地上,千钧一刻,从天外飞来一只粉色暗器,不偏不倚砸在女鬼脑门上。女鬼应声栽倒,我爬起来只见掉在地上的居然是一只粉色拖鞋。

            心想,既然能驾驭这种狂拽炫酷吊炸天暗器,必定是一名冷艳酷魅的少女。

            刚这么一想,不远处果然从树上凭空跳下一抹清瘦的身影,隐匿于大树阴影中。

            我走到那颗树前,字正腔圆地行礼:“多谢姑娘相救,小生感激不尽,唯有……”待那人从阴影中走出来,脸庞在月下展露无遗,我将压在舌头底下的“以身相许”四个字生生转成了:“……来世再报。”

            救我的居然是位秃顶大叔,身穿白背心黑裤衩,左脚上还踏着另一只拖鞋。他这身好似火云邪神的装扮,瞬间将我之前幻想击碎。

            一旁女鬼张牙舞爪地朝大叔扑去。只见他麻利从身后抽出一卷画轴,横咬在嘴中,扎稳马步,手比千年杀,凝神念诀,屹然一副火影备战姿态。

            刹时飞沙走石,他忽地凌空跃起半尺多高,大喝道:“妖孽,本座收了你!”猛地拉开手中画轴,朝那女鬼照面盖去。

            我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澎湃,没想到我们学校附近,竟隐匿着一名捉鬼高手!

            只觉眼前白光一闪,女鬼已消失无踪,大叔安稳落地、收卷,所有动作一起呵成。

            我迎上去谄笑道:“大师,鬼被您收入画卷中了吗?”

            他将手中画轴半拉一点,只瞧卷中空白,回答说:“没有,让它给跑了。”走进些,我才看清,这捉鬼大师正是我们校门卫老张。

            传言老张是校务主任安插在学校里的‘间谍’,常潜伏在暗处侦查犯规违纪录的学生。今天不巧被他撞见了,若再被认出,晚上从学校翻墙出来事迟早得败露。

            我忙将脸一偏,匆忙告辞:“感谢大师相救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有缘江湖相见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哎,别走。”正要溜走,被他一把拖住,“其实我观察你很久了......”


            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            类似故事大全:

            记住www.zonevoip.com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资源网

            相关故事

              无相关信息